2018、立秋
Abstract 抽象派
幾個月前, 我曾經做了一個怪夢, 夢到我因為某種因緣際會, 認識了一個小女孩, 是那種四五歲的小女孩喔. 得知她其實是被棄養的小孩之後, 我居然自告奮勇地去領養了這個孩子.
很漫長的一年
Abstract 抽象派
小時候, 總覺得段考的時候就是最痛苦的時候; 大學期間, 期末考的時候天天呼天搶地. 現在長大了, 我才真的經歷到甚麼叫做痛苦, 甚麼叫做生死瞬間. 身為一個喜歡寫東西, 喜歡拍照的人, 過去一年多來, 我可說是無消無息. 怎麼回事? 我自己也很想知道 2016年到2017這一刻為止, 看似只有一年半的時間, 而我卻度過了感覺像是一輩子….
還記得那一份單純嗎?
Abstract 抽象派
生為一個現代人, 我們總是在追求更新, 更好, 更多的事物. 手機螢幕要大, 功能要多, 還要夠智慧化. 車子馬力要強, 加速要快, 還要省油. 工作地位要高, 薪水要多, 房子要大, 要新, 還要外觀好看. 生活中各種的需求彷彿像一個填不滿的黑洞, 而我們深陷其中.
寫作的樂趣
Abstract 抽象派
其實這篇想法是2007年寫的,剛好最近在升版,整理到了這篇文章,順手來做個更新與重新撰寫也不錯,畢竟過了七八年,很多東西的看法有點改變。
台南老家
Abstract 抽象派
我是在台南長大的小孩, 雖然這並不代表我是台南人 這是台南永康的康橋新村, 前身是台南高工的眷屬搬來的 是我長大的環境, 也是我心目中永遠的家 從陽台看下去的景色我永遠都記得, 這個大大, 通風, 安靜的中庭
秋天的風
Abstract 抽象派
Good Morning 🙂 最近早上涼涼的感覺很舒服, 早上出門的時候也看到路人都穿上外套, 縮著脖子走路 我覺得台灣的四季感覺像是: 一~二月 冬 三~四月 春 五~九月 夏 十~十二月 秋 台灣的氣候感覺是夏天佔一半, 其餘的季節大概都各一兩個月就過了. 天生怕熱的我, 基本上一年到頭都是穿T-shirt居多, 冬天的時候了不起穿長袖襯衫, 寒流來的時候才加個小毛衣或是外套. 我沒那麼怕冷, 所以成衣業者基本上是賺不到我甚麼錢, 哈!
因為有妳, 我才能走得遠, 繼續做著飛翔的夢
Abstract 抽象派
每年的每個月, 每個月的每天, 我有的時候會想到說, 如果現在我還在美國, 生活是會像什麼樣子呢? 也許我會住在一間大大的房子裡面, 除了前後院之外, 還有兩間超大的車庫和儲藏室 也許我會達成我年薪12萬美金的目標, 而且恐怕早已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, 我可能依然活在空虛之中 每天除了工作之外, 應該是沒有其它的重心, 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快樂 我可能還是像一具屍體, 一具行走的腐屍, 只是遵守著自己定義下來的規範, 自己製作的行程表做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