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快要消失
Abstract 抽象派
曾經有人告訴我, 兩個人在一起的緣分是一個向量. 它補充的速度很慢, 所以當我們把緣分一下子用的太多太快的時候, 它就會來不及補上.
[心情] 從動物看世界
Abstract 抽象派
動物園或是農場裡面有很多動物, 而事實上, 從裡面的生態結構就可以看出一些社會的寫照. 越是會吵鬧, 聲音越大, 外觀華麗的動物, 它的生產力通常都很低, 或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生產力. 例如: 猴子, 鳥… 聲音比較小聲, 但是經常出現的動物, 它可以稍微幫的上一些忙, 但由於能力不足, 並不會有多重大的貢獻. 例如: 狗, 馬… 幾乎沒有什麼聲音, 也經常被人們忽略的動物, 基本上最重要的貢獻和生產力都是從這些動物來的. 例如: 大象, …
[想法] 理想擇偶條件
Abstract 抽象派
印象中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 有一天放學回家之後一如往常的在那邊看民生報吃小點心. 然後就看到一些什麼娛樂新聞採訪某某明星. 採訪的主題是什麼我已經記不得了, 但是其中有一小段話我是還歷歷在目; 那一段主要是講擇偶條件. 擇偶條件是啥? 那個時候我還不懂這是什麼屁, 而事實上我也一直都不是很懂這到底哪裡重要. 一直到了2005的年底某一天, 我總算是恍然大悟. 原來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真的就是在一起就好, 還有很多很重要的小事情加起來就變成了很大條的事情. 情侶天天為了小事情吵架的話也是無法長久的.
[理念] 很認真, 沒有玩
Abstract 抽象派
現代人似乎都喜歡用”玩”來形容事情, 當你買了一台相機, 朋友就會覺得你是在”玩”攝影, 買了很多羽球拍, 朋友就會覺得你是在”玩”羽球拍收藏. 看起來似乎是這麼一回事情, 但是我卻不喜歡大家加諸在上面的那種輕浮感. 相機和羽球對我來說都不是拿來”玩”的東西, 也許我拍照, 或是打羽球的態度是很輕鬆的, 但是你卻不會看到我是在”玩”它. 之前就有說過了, 羽球是我從小到大的唯一運動, 基本上來說, 它算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, 就像是大家吃飯都會拿筷子一樣; 筷子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(也不會有人去玩筷子). 像機也是相同的狀況. 從小我和家人就拍了很多家庭照, 從小累積起來的照片疊起來都不知道有幾個我高. 拍照對我和家人來說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情了,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”玩”它.
[心情] *人生*賭局*
Abstract 抽象派
一個人, 從生下來就一直在面臨抉擇 這感覺就像是在玩吃角子老虎一樣, 拉下去之後不知道轉出來的會是什麼 小的決定像是中午吃什麼, 晚上看電影穿什麼衣服 大的決定像是和女朋友什麼時候結婚, 工作是否該轉換跑道 這次決定的好壞, 又決定了下一場賭局當中, 你手上籌碼的增加與減少
[心情] 遺憾 x3
Abstract 抽象派
小時候最喜歡的點心, 就是這個有著薄荷夾心的巧克力 吃起來的的感覺就是涼涼的, 感覺很溫和, 不刺激 長大了, 有的時候我還是會和小時候一樣, 一邊吃一邊發呆想事情
[怪事] 腦袋秀斗
Abstract 抽象派
兩個禮拜之前總算收到了UH寄來的畢業證書. 和OSU不同的是, UH並沒有幫你框好, 而只是寄給你一個紅色的文件筒, 把畢業證書捲著寄過來. 下午買菜的時候順便想說就順便買一個框好了, 不然證書一直捲在那邊不是辦法. 去之前量了一下, 證書大小為11*14吋, 這個尺寸的框還真不好買(大部分的都是8*10啦, 5*7….), 而且又貴. 隨手買了一個銀色透明的框也要快二十塊美金, 明明就只是一個單純的框也可以這麼貴, 在美國的花費真的是比台灣高很多啊! 好啦, 為什麼我說我腦袋秀斗呢? 買好東西回家的時候, 我居然傻傻的把菜和框通通都一起放到冰箱裡面去了… 晚上吃完飯之後想說來把畢業證書裝框好了, 找了老半天居然找不到下午才買的框, 到最後想說喝點東西休息一下, 結果居然在冰箱裡面看到那個冷凍的框….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, 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