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想法] 理想擇偶條件
Abstract 抽象派
印象中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 有一天放學回家之後一如往常的在那邊看民生報吃小點心. 然後就看到一些什麼娛樂新聞採訪某某明星. 採訪的主題是什麼我已經記不得了, 但是其中有一小段話我是還歷歷在目; 那一段主要是講擇偶條件. 擇偶條件是啥? 那個時候我還不懂這是什麼屁, 而事實上我也一直都不是很懂這到底哪裡重要. 一直到了2005的年底某一天, 我總算是恍然大悟. 原來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真的就是在一起就好, 還有很多很重要的小事情加起來就變成了很大條的事情. 情侶天天為了小事情吵架的話也是無法長久的.
[理念] 很認真, 沒有玩
Abstract 抽象派
現代人似乎都喜歡用”玩”來形容事情, 當你買了一台相機, 朋友就會覺得你是在”玩”攝影, 買了很多羽球拍, 朋友就會覺得你是在”玩”羽球拍收藏. 看起來似乎是這麼一回事情, 但是我卻不喜歡大家加諸在上面的那種輕浮感. 相機和羽球對我來說都不是拿來”玩”的東西, 也許我拍照, 或是打羽球的態度是很輕鬆的, 但是你卻不會看到我是在”玩”它. 之前就有說過了, 羽球是我從小到大的唯一運動, 基本上來說, 它算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, 就像是大家吃飯都會拿筷子一樣; 筷子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(也不會有人去玩筷子). 像機也是相同的狀況. 從小我和家人就拍了很多家庭照, 從小累積起來的照片疊起來都不知道有幾個我高. 拍照對我和家人來說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情了,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”玩”它.
[心情] *人生*賭局*
Abstract 抽象派
一個人, 從生下來就一直在面臨抉擇 這感覺就像是在玩吃角子老虎一樣, 拉下去之後不知道轉出來的會是什麼 小的決定像是中午吃什麼, 晚上看電影穿什麼衣服 大的決定像是和女朋友什麼時候結婚, 工作是否該轉換跑道 這次決定的好壞, 又決定了下一場賭局當中, 你手上籌碼的增加與減少
[心情] 遺憾 x3
Abstract 抽象派
小時候最喜歡的點心, 就是這個有著薄荷夾心的巧克力 吃起來的的感覺就是涼涼的, 感覺很溫和, 不刺激 長大了, 有的時候我還是會和小時候一樣, 一邊吃一邊發呆想事情